尼斯到摩纳哥只需要20分钟。沿途经过埃兹小镇和卡普代。我出门不敢带相机,受器材所限在埃兹没能留下什么好照片。但埃兹在我心中就像安徽的宏村,湖南长沙的岳麓书院,福建福州的三坊七巷一样充满韵味,是法国旅行中我最喜欢的,最惊艳和印象最深的部分。卡普代的海滨别墅并没有比国内更好。摩纳哥和尼斯很像,有些略微区别。比较特别的是房东给我们准备的早餐,烤土司是我吃过最好吃的,煎蛋的也刚刚好。牛奶和咖啡,糖的比例很迷,却是我喝过最好喝的。那天是复活节前后。睡前要喝菊花茶吃🐰形状的巧克力。我们度过了一个美味的白天和夜晚。
最后,我们在法国的教堂遇到了种族歧视。是那种其他老外拿着相机拍拍拍,我们用手机打字被说不允许拍照。说了两次。但拍照至少要把手机举起来对着什么。最后还听见说这是Chinese什么什么的。感觉很冤。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法国屎这么多。真不能怪狗,很多分明是人屎。历史上欧洲的下水系统非常差,欧洲爆发的流行病,比如黑死病,跟他们垃圾的下水系统是分不开的。以前法国人习惯用尿盆大小便,然后顺着窗子泼在街道上。生活在那个时期的人走在街上,容易被淋一身屎。欧洲的房屋以壁炉为核心。因为壁炉不光被用来生火取暖,它还有一个最基本的功能是用来当马桶。凡尔赛宫虽然奢华漂亮,但因为通风不好,再加上没有下水设施。皇帝每年在里面住几个月,就会因为被尿泡湿的几层地毯和满厅的骚臭味被迫搬家。以前的法国人不爱洗澡,他们发明了香水,但香水遮不住人身上的体臭。现在还有很多欧美人身上有股混杂着香水味的臭味。在他们旁边容易昏厥。几年前我在北京的地铁上遇过一个流浪汉,在一排凳子上睡觉,身上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味道,和我后来在欧洲人身上闻到的味道有些相似之处。所以有时候我会怀疑欧洲人不是天生味臭,而是有人不爱洗澡。虽然下水差的法国已经成为历史,可走在他们屎尿混合的街道上心情还是极其复杂。

评论

热度(6)

© 宝石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