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了一天展,到家累瘫了。course leader 和peter真的非常宠我了...toturial和ddl经常给我放水。我自己也知道我是那种特别不好教的学生。每次有不同的想法都会和老师直接杠。老师对我比较头疼。也没办法...这是专业范畴,出现分歧我们不能不打,如果拒绝交流,那基本就等于再说“我看不上你”。到研究生这个阶段,每个人都有自己专门研究的课题,这些课题放在当代艺术圈基本的要求就是最具研究性和实验性,最激进,最不允许商业化,和最学术的科研成果。再加上这个课题也未必是老师深入研究过的。老师在这个题目上也未必比学生懂得多。我觉得英国教育最棒的一点就在这里。中国老师喜欢听话的学生,英国老师喜欢有想法有自己的知识体系和判断力的学生。虽然他们一样会因为学生反对了自己的观点,失去权威感而恼火。但如果你说的对他们就会认可你喜欢你。这在中国确实不太多见。我的论文老师在帮我看论文的时候,认为我的观点是抄的,问我为什么不写引用。我大怒,说这是我自己的观点,你应该相信我。结果他大笑,说了好几遍unbelievable。后来对我特别好。每节课上课说一遍喜欢我。很搞笑了。peter和leader也是。虽然我反对过他们。就算他们当时很不爽,也从来不记仇。然后对我加倍宽容,认为“是有思想的学生”。愿意让我按照自己的思路摸索艺术。这一点是在中国得不到的。所以我很感激。

评论

热度(3)

© 宝石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