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候剧情还是一片迷雾,壁内被猴子追着打,打得一脸懵逼。我看得一脸懵逼。我边看边想、一直也没想通,为什么不能坐下来谈谈? 猴子要反水,早怎么不说呢?那时候事情还没有失控到这个程度。为什么不能和团长谈谈,他那么有才智又有决断的一个人,原本可以看的更远。对我而言团长的死是一种持续了很长时间的悲伤。时间越久,知道的越多,伤口就越深。一年了,我想我不会再翻回去看前面的故事。

我是个受伤的读者。每个月我都得做点心里准备才敢面对艾伦。就因为他一个,我觉得我的眼泪都要流干了,一想到他我就想哭。

评论(2)

热度(9)

© 宝石 | Powered by LOFTER